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重大专题 > 2012第三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暨博览会 > 城环所所长潘家华出席第三届国际生态城市论坛
城环所所长潘家华出席第三届国际生态城市论坛
类别:2012第三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暨博览会 │ 作者: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 时间:2012-09-27 |

  由国家发改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天津市人民政府、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共同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暨博览会——主论坛22日在滨海新区举行。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以下为发言内容文字实录:

  

    主持人:如果我们通过这样的高层论坛,提出专家的建议,我们每一个老百姓可能不知道,他们每天都要柴米油盐买菜做饭。因此,作为一个媒体人,我们的责任是不可推卸,我们的要利用宣传工具宣传我们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只关注收视率。感谢艾罗·帕罗海默先生。

  接下来有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中国生态经济协会副会长潘家华先生,他演讲的题目是《绿色发展需要深度和广度》。有请!

  潘家华: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有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一起分享最近关于绿色发展的一点思考。

  长期以来我们都在倡导绿色发展,我们的绿色发展应该说是有成绩的,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现在的绿色发展是缺乏深度的,是没有广度的。有的甚至在绿色发展的口号下,没有开展真正意义说的绿色发展,甚至反其道而行之。

  我们的绿色发展存在很多误区,一种观点就认为,绿色发展就应该是返璞归真、回归自然。这显然是一种误解,对于我们人类社会发展是不可能的。我们生活品质的改善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是我们的追求。我们不可能回到原始的时代,我们也不可能回到这样的环境,没有任何的互联网,没有相应的电,我们是无法生存的。

  我想起在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上,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他说在联合国秘书长的位子上非常艰苦,没有时间休息。于是他到意大利一个森林里面生活,离最近的村庄有35公里,准备在里面与世隔绝生活3个月,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就跑出来了,因为里面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没有报纸。我们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的,不可能回到原始时代。所以绿色不是要回到原始的、与自然完全融为一体的时代。

  我们还有很多误区,认为绿色发展就等于贫困经济,认为绿色发展就要牺牲经济发展,这个显然是不对的。绿色是需要高经济增长和高生活福利的发展,而且绿色发展也不应该是,也不可能限制我们常规的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的产业。大家想,如果没有钢铁,没有水泥,没有重化工,我们的社会不可能发展。我们需要的是低污染和低排放的产业,但不能完全排斥任何高耗能产业。

  在滨海新区北疆发电厂就应该是一个高耗能的行业,但每度电只需要280个标煤,与全国平均320个标煤相比效率要高得多。这就是绿色发展。还有人认为搞绿色发展成本非常高得不偿失,但是我们社会前进的方向就是绿色,实际上现在的绿色就是一种投资,就是提高我们的竞争力。

  绿色需要广度,因为简单的绿色很简单,看“十一五”环境保护的指标都超额完成,全国的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碳排放都超过了我们预定的10%的目标,道理很简单,只要我们有投入,只要让二氧化硫的排放设备和污水处理设备按期运行,我们就可以把污染物降下来。我们另一方面看到,我们运行脱硫设备和污水处理厂都需要能耗。

  所以我们节能的目标没有实现,只有19.1%,没有达到20%。尽管在2010年有很多地方拉闸限电,把医院的电都断掉,我们还是没有实现节能的目标。这个就说明节能减排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有一种广度,也就是减少污染物排放,应该以节能低碳的方式来减少污染物排放。比如修建污水处理厂就没有必要搞100万立方米日处理能力的大的污水处理厂。因为我们管道的辐射运行以及还有水的利用都需要大能量的能源,如果我们用自然的方式,来减少污染物的排放,这个是零能耗的。

  所以我们保护环境也不一定要高能耗和高污染的方式来改善环境质量。比如我们说电动汽车现在是社会发展的方向,但是如果我们电是来自于煤电的话,照样是有污染的。所以并不一定说电动汽车就一定是节能的,我们需要电动汽车,如果它的电是清洁能源,是风电等可再生的能源,我们才可以说电动汽车是绿色的。

  而且我们说,刚才何建坤教授讲的非常清楚,现在温室气体的排放数量非常巨大,要控制两度的温升目标非常困难,这样我们就要开发利用零碳的或者中性的可再生能源,现在所讲的生物质能和生物柴油,都说应该要做成零碳的。但是如果我们利用这些零碳能源,不考虑保护我们的环境,我们生物多样性就会受到损害,我们的水土流失、生态退化就不可避免。

  所以我们低碳还必须要绿色,要把低碳和绿色结合起来才能真正实现绿色。大家都去过发达国家,它们是绿色的,但是深度还不够,他们还很高碳,他们人均温室气体排放历史上很高,现在也很高,他们正在做努力,但是要想低碳还需要时间。对于中国来讲,我们还没有绿色,但是已经高碳了。

  中国全国平均温室气体排放人均已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我们说发达国家人均排放很高,那么中国城市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很多城市已经远高于发达国家的城市,比纽约、伦敦、东京高。所以我们中国的城市绿色发展面临着绿色和低碳的双重挑战,不光是广度的问题,还有深度的问题,这个挑战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严峻的。

  我们当前温室气体排放已经是处于世界第一,超过第二位的美国将近30%。而我们的城市化进程和工业化进程都还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如果我们的低碳只是简单的绿色,我们就不可能承担起中国应该承担的国际社会的义务。不仅仅是这样,我们的绿色和低碳不仅仅是为了字面上的绿色和低碳,而且是为了我们的能源安全。

  北京现在的机动车是摇号,每一百个申请者才有一个机动车的号,所以现在每千人的机动车的拥有量全国平均还比较低,一千人只有10辆,相对于美国每千人800辆和欧洲每千人550辆相比还很低。但是我们石油进口量已经占原油消费量的56%,我们2011年已经进口2.68亿吨原油,因此能源安全问题是不容忽视的,能源节约都需要绿色低碳。

  现在绿色低碳很多是关注技术层面,我们要提高建筑节能水平,我们要改进技术,这样对于我们来讲都非常重要,但是在我们绿色低碳城市建设当中,应该说更为重要的,当前的阶段是城市的规划。我们产品和建筑的质量,以及城市的管理。

  在当前规划之间并不是低碳的,因为中国城市规划相对来讲都有明确功能的分区,我们有工业区、居住区、商务区还有高校园区,这样的园区相互之间隔离非常远,非常远的情况下就造成交通出行的时间浪费和能源消耗的浪费,这是不可避免的。

  在北京比较大的住宅区没有任何就业的机会,并且造成交通拥堵,这个是全国非常知名的事情。另外我们的规划中,很多机构都是封疆围墙意识,我们动辄三千亩地,用围墙这么一围,一个口进一个口出,这样封闭的规划和管理模式,我们可能低碳吗?显然不可能。

  在国际上,像欧美国家的高校都没有这么大的围墙,而我们所有的机关、单位、学校都有大的围墙,这样的围墙是低碳的吗?显然不是。

  我们建筑的质量,如果我们建一个建筑在这有200年的寿命,我们就需要一次高能耗、高排放的钢铁和水泥,如果是100年我们需要二倍,如果50年,我们需要4倍。大家知道沈阳建的体育馆只是用了9年时间,花了5个多亿。重庆朝天门的地标建筑炸掉重建,它只是一种地标建设的荣耀,这个是低碳、绿色吗?没有任何的绿色和低碳。

  我们说绿色发展并不那么简单,与传统的工业革命相比,说现在需要低碳革命,但是我们现在的低碳革命跟我们工业革命确实是有本质的区别,传统的工业革命、蒸汽机革命、计算机革命、信息革命都是技术引领的革命,现在的低碳没有一个有革命性突破的技术,是全面推进,但是没有突破的技术。所以我们这样的绿色才需要全社会的参与,不仅仅是这样的技术引领。

  我们绿色发展内涵显然从狭义上讲,我们需要资源节约,我们需要有生产的效率,我们需要绿色消费,我们需要环境友好。但是我们的绿色必须有一个完整的理解,必须是可持续的,而且还必须是人本的,我们需要富裕的、便捷的、健康的、和谐的还要历史的、文化的绿色发展,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