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重大专题 > 2012第三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暨博览会 > ·中外市长论坛之(二)国内外生态城市建设的挑战与展望文字实录
·中外市长论坛之(二)国内外生态城市建设的挑战与展望文字实录
类别:2012第三届中国(天津滨海)国际生态城市论坛暨博览会 │ 作者: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 时间:2012-09-27 |

  潘家华:各位,我们上一个时段的讨论、演讲,应该说内容非常丰富,很多经验还没有来得及消化,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安排了这样一个时段交流讨论,这个时段里我们还有很多的中外嘉宾,包括一些城市的市长和领导们,利用这样一个时段,在座的各位领导、嘉宾,如果有什么样的经验、建议以及问题,可以利用这个时段交流、讨论。

  低碳生态城市建设确实是一场革命,而且是一场时间漫长、路途遥远、任务艰巨的革命,我们很多城市在这样的道路上已经迈出了坚定的步伐,取得了明显的实效,任重而道远!所以今天这个时段里,我们就低碳城市、生态城市建设开展交流讨论,现在按照议程没有指明具体的演讲嘉宾或者提问对象,所以今天这个时段的讨论是开放式的自由发言。

  我们讨论的题目首先是“如何面对生态城市转型中的挑战”,当前的城市发展需要向生态城市转型,在这个过程中挑战严峻,如何面对这样一些挑战?现在邀请大家有经验的进行分享,有问题的提出来一起讨论,有请在座各位嘉宾可以举牌、举手,也可以站起来。

  上一个时段昆明市在低碳城市的建设和发展中非常有成效,由于时间原因没有请昆明市领导交流经验,现在是不是欢迎昆明市领导就昆明市低碳城市、生态城市在转型过程中的经验进行交流?大家欢迎!

  昆明:非常感谢主持人和各位专家学者,在昆明的低碳转型当中,也算是一个问题提出来,向各位领导、专家进行请教。

  昆明地处西南高原,日照时间长,从80年代末昆明广泛推行了太阳能的应用,主要是太阳能热水器方面,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由于当时推行的太阳能热水器没有进行统筹、统一的规划,现在太阳能的热水器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高楼的林立,在昆明这个城市里反而是被面临压缩的风险。目前昆明市在太阳能热水器推广新能源应用的时候,强调的是一体化的设计,我们也想听听国内外专家对太阳能与建筑一体化设计的意见。

  第二个问题我们也注意到网络上或者一些报道上,反映出来的气候变化造成全球气温升高,但是前两年数据的统计显示,气候没有往上升,而且反而往下降的,我们不清楚这能否对下一步的工作进行指导。

  第三是政府在生态城市建设当中的作用,我们从云南或者昆明市的情况来看,我们认为不同的地区政府所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相对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的地区,对于生态城市的建设政府起到主要的作用,而私营部门参与的程度必须有一套强制的规范才能进行推行,我们也想听听各位专家的意见,谢谢!

  潘家华:刚才昆明市的领导介绍了他们的经验,他们的太阳能、太阳光热利用,应该说在中国是最好的,在全世界可能也是最好的,大家如果有机会到昆明看的话,他们的太阳能光热利用经验确实值得赞赏。另外他们也确实有些问题提出来大家讨论,有没有对这些问题可以有答案的?我们国家发改委的孙司长是绝对权威,您是否可以给一些解答?

  孙桢:先说一个最容易的,生态城市建设肯定应该是政府主导的,市场要发挥它的基础性作用,让市场自动的主导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问题昆明市的领导说看到一些媒体对于气候的某些事件以及短期变化,跟长期气候变化的关系,也是感谢你提出来这个问题,本来我也是想一会儿要讲的。应该说全球变暖是一个非常确定的科学事实,气候变化的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每个人从自己的切身体验里判断往往不可靠,还是要相信全世界科学研究的成果。在这个问题上确实会有一些人,这些人说气候变化是假的,在科学问题上是不存在投票机制的,正确的就是正确的,也不存在所谓非主流的问题,所以我们作为政府公务员来讲,还是要清楚的认识到这个问题,也要通过你们向更多的民众传播这个问题。

  刚才我注意到很多城市政府的负责人都讲到低碳,中国只有一位市长谈到低碳的时候说到全球变暖的原因,以及他想为本市的人民提供一个更安全的环境,这是我感到非常受鼓舞的,我们不能光讲低碳,就忘了是什么原因,我们是为了减灾防灾,为了人民生活的安宁,所以才要低碳,这是我的一点看法。

 潘家华:谢谢孙司长的解答,这些年我也是在做气候政策方面的研究,对于气候变化问题,从国际上科学的认知来讲是有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科学中间也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总体来讲全球温升这是一个事实,本身没有任何人否定,这个温升的结果造成的极端天气事件的增加和南极冰川的消融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气候变化是不争的事实。

  我们说气候变化是一个问题,对于中国来讲气候变化还不一定是最主要的,对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基数庞大、经济体量巨大的国家来讲,能源安全可能更为紧要,我们的资源禀赋非常有限的,能源消耗是非常巨大的。1999年能源消费总量只有美国的一半,在2009年就已经超过美国,这些年美国由于金融危机和天然气的替代,他们的能源消费总量是在持平,但是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还在增加。不仅这样,能源结构上来讲,按照英国的统计我们的石油储备只够我们用11.3年时间,现在我们2011年进口的石油总量是2.68亿吨,超过了能源消费总量的55%,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不仅仅是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对中国来讲更重要的是能源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需要。

  下面有没有举手提问和发言的?

  提问:尊敬的主席、各位女士、各位先生,芜湖在这方面的一些做法谈一下认识。我们做的时候主要针对两个问题,理念和行动,理念注重行动,行动注重快速。我们有一个城中(音)新区,我们要打造成高起点的建设,这里有一些控制性的规划在做,具体来说还有一些机制,比如说成立了关于绿色生态城区建设的组长,还有一个专家组,专家组主要贡献智慧,政府部门的互动领导小组主要是适宜性的推动。这样就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

  在具体做的时候,争取先有深度,通过示范的深度再来广度,比如生态人居,我们在签订土地出让合同的时候,如果你做成绿色三星运行标识的话,土地价格就有一定的减免,比如每亩减免100万,做不到的话还要加收。

  另外还要进行一些提升,东区山水资源比较优越,整个芜湖市水体面积占整个市域面积的18%,在东区里的各类公园有7个,深山公园3782亩,里边有很多园区,比如其中有一个雕塑园,去年举行了一个国际雕塑展览,其中选出66件作品永久的放在这个地方,今年10月份马上就是第二届展览继续开展,这样来进行点缀和提升。另外湿地2482公顷,维持原生态,附近也在进行提升和完善。

  交通方面,今天正好是世界出行日,本来我们市长要来,有一个自行车慢行系统,首期投入8000辆,叫“绿色出行,低碳芜湖”。

  这几个方面在做的时候也在不断的总结,后期做的时候也注重借鉴天津滨海新区的做法进行提升,最后只要坚持做下去,就会形成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这种优美的时空,谢谢!

  潘家华:谢谢芜湖市的领导,芜湖市是地处中东部地区,属于当前经济发展快速推进的地区,中国有一个战略叫“中部崛起”,这是一个支点,他们的经验在科学规划、加大投入、共赢和谐,在发展中的转型经验值得我们的借鉴。

  图尔库市:谢谢主席先生,我实际上是想对第一个讲话进行一下评论,我觉得讲的很有意思,也是值得我们的支持。我想问的是,我认为在中国的家庭当中,每个人是自己通过电来烧热水,我想问的是你们有没有考虑,也提供区域的供水中心,为整个城市提供供水?我知道有的时候冬季供水可能存在问题,所以以后住房的建设可能需要考虑到每个季节什么时候都可以通过这种中央性的供水体系提供热水,这样的话家庭就不用自己提供热水了,这是我想提的问题,也是我的一个评论。

  我不知道可不可以问,但是就像主持人刚才讲过,因为煤炭在中国还是很重要的,好像很难完全取消煤炭作为能源体系的一部分,我想问的是你们的学者以及企业做了多少的研究,才能够减少用煤而产生的污染?如果你们必须要用煤,我知道有一些技术是可以帮助取消或者减少煤带来的碳排放,我觉得这对于中国也是有借鉴作用的。

  潘家华:第一个问题关于建筑供热的问题,他说现在很多地方用电,是否可以用集中供暖的方式提高效率,这实际上北方地区基本上都是集中供暖,哈尔滨市我觉得做的比较成功。

  纪卫国:哈尔滨市应该说在中国冬季供暖的时间是最长的,实际上我们从每年的10月20日一直到第二年的4月20日,大概有6个月的时间都要进行供暖。哈尔滨市城市的供暖面积大约在1亿8千6百万平方米左右(房屋的建筑面积),应该说承担这样一个任务是非常重要的,可能有的城市的供暖是舒适型的,但是哈尔滨市是生存型的,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应该说我们冬天是过不去的。

  但是哈尔滨市现在供暖的形式有这么几种,一种是煤炭,还有一种是燃气,还有是电,这其中最主要的还是煤炭。刚才图尔库市的领导讲要有一个能够减少煤炭排放的办法,这个我们也非常愿意和他进行交流,目前来看就哈尔滨市马上解决不用煤炭来做冬季的取暖暂时还做不到,因为首先哈尔滨市冬季时间长,另外如果用别的办法采暖还有一个大量资金投入的问题。

  刚才我在演讲的时候讲到哈尔滨市燃气的普及率达到92%以上,大家知道大庆是中国生产石油天然气的基地,我们用它的天然气解决一部分的取暖和做饭的问题,在替代煤炭的排放上也是做了很多的工作。所以刚才讲到了关于怎么样运用更好的技术减少煤炭的排放问题,我们愿意和图尔库市或者其他的城市进行交流,谢谢!

  潘家华:哈尔滨市在中国的东北,气候跟欧洲不一样,内陆性气候特征比较突出,冬天非常寒冷,所以供暖需要半年时间,供暖的形式现在确实多数是集中供热,但是能源的方式还是以化石能源为主。刚才提的问题很重要,煤炭是属于污染最为严重、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一种化石能源,如果要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要么替代煤炭,不用或者少用煤炭,要么用煤炭可以把煤炭中的二氧化碳收集再埋存,就是所谓的CCS,不排放到大气当中。这项技术已经有了几十年时间,它是可行的,但是有两个成本,一是属于财务成本,因为必须要有相应的设备投入,这部分成本是比较高的。另外一部分成本就是能耗的成本,如果将二氧化碳收集浓缩,然后运输埋存到地下,新增的能源投入至少20%以上,对于一个能源资源比较短缺的国家,对于当前能源排放还比较大的情况,消耗更多的煤炭来收集和埋存二氧化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在当前的技术水平下还得不偿失。

  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也认识到这一点,因为中国的能源结构当中煤炭占了68%,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温室气体排放居高不下,在全球领先的最为主要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政府和企业尤其是煤电企业用了大量的投资做研发,希望能够将CCS的成本,包括财务成本和能耗水平降下来,这样有助于中国将来大幅度的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

  当然另外一个方面,中国在大量的开发、利用零碳能源,由于可再生能源的强度和特性,就是所谓的间歇性,所以中国还雄心勃勃的大力开发利用核电,这样保障温室气体排放的数量能够得到不断的降低,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需要国际合作来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尤其是中国能源排放中煤炭的排放。

  下面有请拉赫蒂市的Matti Kuronen先生发言!

  Matti Kuronen:谢谢主席!比方说一个城市如果说投资一个煤电厂一定要注重效率,至少某一段时间要高效的使用。像我们天津的同事说过,如果我们要有一些政策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但是有的时候城市可能不能够达到这个目标或者政策,我想这样的一个政策有的时候没有办法得到很好的解决方案,我们的生态城市其实有时候不是要新的解决方案,而是要坚持旧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我的看法,就是坚持以前的解决方案执行下去,谢谢!

  潘家华:我们知道芬兰的拉赫蒂市在这方面的经验非常值得借鉴,我们下一个题目是“未来生态城市的建设方向”,我想针对这样一个问题请教一下芬兰刚才这位发言的先生,拉赫蒂非常明确的目标是2025年将温室气体减少50%,因为这涉及到未来我们发展的方向,所以我想提两个问题,一是2025年减少50%温室气体的排放主要以什么样的方法来实现这样的目标?二是丹麦的哥本哈根非常明确的表示,在2025年要实现零碳,我们想问一下拉赫蒂是否有这样的目标,在2030年或者其他时间实现零碳目标?谢谢!

  拉赫蒂:主席先生,您的第一个主要的问题我们要用清洁能源生产方式,我也曾经给您这样的例子,就是我们很好的清洁能源,这是在我们未来的发展道路中非常的重要,那些能源的公司他们是我们城市决定的,因为公司有很多的目标,如果是一个完全私立的公司目标是不一样的,所以情况也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公司主要是城市支持的公司,所以我们有这样的目标是可能的。

  对于您第二个问题,长期来看整个欧盟我们有这样的目标,就是减排80%,对于芬兰我们致力于此目标,这也是我们的目标,我可能不能告诉您到底哪一年可以实现,但是我们希望未来有一年可以实现零排放。

  波特兰:我们现在也在减少碳排放,可能没有那么宏大的目标,不像拉赫蒂那么的宏大,但是我们2030年会减排40%,2050年减排80%。我们现在有一个策略和行动计划,不能制订未来40年的计划,但是有一个中期未来可以实现的计划,可能会制订一个30年的目标,其中还有一个3年的目标,通过这样的行动计划可以看到最近的就是减排6%的目标,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非常具体的行动计划,这是我们的路线图,最后会实现更大的目标。

  我们会花一些时间实现行动目标,同时也有中文目标,可以和大家进行分享。

  潘家华:我们总是认为美国人没有采取什么减碳行动,但是大家从波特兰非常明确的目标以及他们减碳路线图制订的情况来看,他们做了非常大的努力,目标非常明确,在2030年要减40%,2050年要减80%,所以这是非常雄心勃勃的目标,而且他们的行动方案也翻译成了中文,所以中国的城市也可以借鉴和分享。

  提问: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的建筑是二氧化碳主要排放的部分,所以在建筑的能效会更高,而且让我们建筑的能源更为清洁,中国现在有一些强制的目标,美国和欧洲也是一样的,他们也有一些资源的减排目标,有的时候也不是政府强制他们做的事情,所有刚才说的这些城市,他们建筑方面也是私有部门在做的,这些建筑的存量如何让他们在建大楼的时候能够进行清洁的建筑,这些答案会给我很大的提示。

  潘家华:有40%来自于建筑领域,也就是民用建筑或者公用建筑,刚才他问我们中国的城市、美国的城市、欧洲的城市,有什么样的一些手段使得建筑领域的排放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

  图尔库:谢谢主席先生!这是很有趣的而且很重要的问题,我想在芬兰我们的建筑每年排放是1.5%的温室气体,所以如果我们未来会给新的建筑实施新的更严格的标准,未来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得到很好的解决方案,在芬兰现有的大楼有给一些刺激的政策,如果你想增加能效的话,政府会给你投资20%,所以这是很好的刺激政策,对于公有和私有的建筑都是不错的。

  还有另外一个很有趣的系统,就是公私合作,私有的公司可以在建筑里节省能耗,你可以减少能源的消耗,根据你不同的投资,可能在未来的五六年就可以收回投资,对于新的大楼来讲,我们新的土地使用情况有这样的土地使用法,城市可以要求开发商需要达到一定的能效,如果你想要在这个地方建楼的话,必须要建成一个低碳的大楼,这样的一些政策就是城市所给出的政策,所以说我们有不同的方式应对这个问题。

  潘家华:芬兰的经验是全方位的,政府给予20%的补贴,也有能源服务公司的政府和企业的合作关系,下面有请波特兰市的丽莎介绍一下你们在建筑领域的好的做法。

  波特兰:谢谢!我想现在让他们减排45%,一部分是让现有大楼提高能效,所以新建大楼之前要保证现有大楼必须达到一定的能效标准,现在也有和联邦政府合作的一些项目,投资了2000万美元增加能效,这不是一个白给的,这是一项贷款,你要逐渐的还款,同时增加能效,这是一个能效的账单,我们希望随着能效成本的提高,未来可以节省能源。这不光是增加能效,同时也提供了很多的就业机会,因为有很多这样的工人给你增加能效,让大楼更有效率。新的建筑也是这样,必须是完全绿色的,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清楚我们绿色建筑证书的情况,但是在我们这儿告诉他们你要建设绿色的建筑,成本其实是一样的,但是绿色的。

  我在演讲中也说过,我们的经济发展部门现在也有一个规矩,新建大楼的时候必须得是绿色的大楼,这实际上是一个刺激政策,同时也是一个规章制度,而且也给大家一些激励,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法在新旧的大楼里都实现绿色。

  潘家华:非常有创意,把节能当做一种就业的机会,因为旧建筑的节能改造可以创造就业,旧建筑的节能改造可以节省成本,联邦政府的两千万美元可以作为一种不断投入、不断收回然后再投入的延续使用的基金,当然也有一些法制法规的要求。我觉得呼和浩特也是在中国的北方,供热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能源消耗,是否请呼和浩特市的领导说一下?

  呼和浩特:谢谢!刚才哈尔滨市的纪秘书长介绍了他们的情况,呼和浩特有类似的情况,我们采暖的季节也是半年,开始的日期比他们早了5天,结束的时间早了5天,每年的10月15日就开始采暖,到次年4月15日也是半年的时间。这样建筑采暖的能耗非常巨大,这方面节能也非常大,针对刚才讨论的问题,我觉得是两个事情,一个是在既有建筑节能改造方面,因为20年前做的一些建筑,那个时候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的保温做的不好,我们一直在把原来节能效果不好的房屋进行改造。

  一个是墙体方面,另外就是门窗方面,每年我们都会完成一些,比方说十一五期间160万平方米改造完成,这项工作正好又结合在老旧小区改造中,正好结合着环境改造、设施改造。另外一方面是新建的比较好控制,要求新建的建筑比方说2006年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执行50%的标准,这是强制性的,所有的新建房屋必须达到这样的标准。从施工图设计、招投标、质量监督、工程量核算一直到验收等等都能有效的进行控制,这样经过两年的时间节能的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我再补充一下绿色建筑方面,我们国家也是有更严格的相应的标准,除了门窗保温还有其他的一些节能要求,如果可以达到标准又有一些相应的激励、奖励等刺激性措施,刚才芜湖的领导也讲到他们的措施更得力,在土地招拍挂的时候就给了很大的优惠。

  李迅:关于绿色建筑我做一些补充,现在要求强制性的标准已经定下来了,在2000年基础上节能50%,现在提高到65%,要求是100%,但是现在大概科技达到98%,所有新建的建筑必须要执行节能设计。

  第二个情况也是这位领导提到,中国的绿色建筑正在进行,去年温总理两次批示,提出要搞中国的绿色建筑的行动计划,现在绿色建筑国家已经有标识了,但是还是推进型的,全国评了400多个。最近在做一个规划,大概在十四五期间,所有的新建建筑都要实行绿色的,就是100%,生态城现在的标准是80%,将来估计全国要达到100%,当然需要一个过程。

  国家有相应的鼓励政策,前些日子国家建设部和财政部发了文件,达到三星级的每平米补贴80块钱,达到二星级的每平方米补贴45块钱。

  另外关于北方供热计量改造,现在国家也有补贴政策,而且也是在推行,寒冷地区每平方米45块钱,严寒地区每平方米55块钱,国家建设部也在推进这个事。

  第四个既有建筑的改造,460亿平方米,这个量非常大,当然新建的不能马上改,马上到建筑生命周期的也不要改,做过一个统计大概在50亿平方米左右,这个具体数字不太清楚。

  第五个方面就是行为节能,建筑节能体现在公共建筑、商场建筑、政府建筑里都提倡温度的适宜度,夏季希望空调能够在26摄氏度,冬季供暖室内温度可以达到20摄氏度就可以了,不要夏季很凉、冬季很热,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潘家华:谢谢李教授!

  纪卫国:这两件事情哈尔滨市都在做,第一就是刚才讲到的供热,因为建设部搞过一个关于北方城市的分户计量改革,新建建筑实行的是强制标准,旧有建筑根据可能也在进行改革。

  第二件事情也是在做,刚才李秘书长讲到既有建筑节能改造,哈尔滨市近些年一直在做,去年、前年平均在200-300万平方米左右,今年和去年都在500-600万平方米左右,就是对既有建筑进行节能改造,这是国家给一部分钱的。

  我们感到实行了这两个措施,在我们这样一个高纬度城市中,既解决了房屋的保暖问题,同时又解决了市民少用热,进而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谢谢!

  潘家华:谢谢!中国在这方面也作出了巨大的努力,由于时间的关系现在进入第三个问题的讨论,就是“政府在生态城市建设过程中的作用”,前面已经有所涉及,下面请西班牙坎塔布里亚的Javier Bahut Vega先生进行发言!

  西班牙:谢谢!我们刚才讲了很多供热体系,在我们区有一家公司制订了一个体系,就是让供热体系更加的高效,这个公司其实很小,你可能也知道欧洲的经济形势不好,而相反在中国目前经济财务状况还是不错的,所以我想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决策,我知道在国家层面你们已经有一个基金提供技术转移,地方层面有什么样的举措来促进技术转移以及中小企业之间的合作,包括可再生能源方面中国企业之间的合作?谢谢!

  潘家华: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我们低碳生态需要技术的合作,也需要技术的转让,尤其在可再生能源领域需要大量的中小企业的介入,我们中国城市的领导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或者问题?因为中欧在可持续城镇化已经有了伙伴关系,将来在中欧城镇化伙伴关系的框架下,技术的转让和合作应该有非常广阔的前景,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建议,我们地方城市的市长也需要在绿色、生态、低碳技术的合作和转让方面作出更多的努力。根据我们现在的时间安排,下面有请国际城市可持续联合会的秘书长Konrad Otto-Zimmermann进行总结发言,大家欢迎!

  Konrad Otto-Zimmermann:谢谢主席!首先我想说的是非常高兴今天有这么有意思的环节,我认为生态城市论坛一定会因为我们这么多城市代表的参加而得到进一步的充实,我觉得今天我们进行的交流只是一个起点,将来我们会有更加紧密的交流与合作,我们已经在生态城市方面讲了很多,也听到很多的演讲,大家也提问并回答了很多的话题,我听到了有自然、车、节能、生物多元化保护等等方面的讨论,当然还有城市的绿化等方面的讨论,以及城市居民的参与等等,还有水环境的保护以及提高水资源的利用率和回收水、再生水等等,这样能够让水的管理和储藏以及自然环境的保护结合在一起,当然我也听到很多人也许没有那么多,但是我听到人们讲到关于交通以及说到用自行车出行。

  本来也想听到大家讲讲如何减少城市中数量的问题,因为就我的认识来讲,实际上车辆还是城市主要的交通工具,比如说现在50公斤、70公斤的人可能坐车比较多,每天都用重达1.5吨的车来回行进,所以我们听到交通的问题,这也是未来我们讨论的重点。

  另外我们还听到了关于能源的问题,就是关于能源减排的问题,比如说气候变化以及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问题,我们听到发改委的领导强调了这一点,气候改变是一个事实,如果有人想要质疑这一点可能是想要混淆视听。我们现在应对气候变化要加强行动,还要减少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的排放,在城市之中芏嗟亩趸寂欧牛热缃ㄖ担詹乓丫擦撕芏喙赜诮ㄖ奈侍猓簿筒辉僦馗戳耍跎俣趸嫉呐欧乓扇『芏嗟拇胧热缃煌ú棵乓跎俣趸嫉呐欧牛蠢纯赡茉谡夥矫娼屑绦钊氲奶致邸?/P>

  我们也讲到了建筑业以及一些政策的层面,如何让这些私人的投资者建一些绿色建筑,我们看到西方国家也做了很多的建筑翻新,在中国也有很多的新建筑正在建设,所以要让建筑在建设的时候要建成绿色的建筑。

  我很有兴趣的听到大家在各处当局都想要影响这些投资者,让他们建设绿色建筑,比如说芬兰的政府以及中国的政府都给这些建筑商一些补贴,让他们增加自己的星级。我们同样也听到比如说开发一些贷款系统等新的工具,来促进能效方面的投资,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手段在资本市场上进行运作。

  我们已经回顾了刚才所说的这些内容,还有一点可能还没有听到大家讲,也许我们未来会继续进行讨论,就是生态城市的弹性或者说气候的适应性和弹性,以及对于灾害的适应性。

  对于气候的适应性就是说城市要适应气候的变化,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要减少气候的变化,但是在20到30年当中我们的生态系统必须要应对已经排放的二氧化碳问题,所以二氧化碳恐怕没有办法很快的从大气之中拿出去,所以说现在气候变暖也在影响着我们,所以需要适应这些气候的变化。我们现在有更多的极端天气发生,另外海平面也在上升,这些都是沿海城市要面对的一些挑战,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建设生态城市、建设低碳城市,但是我们的投资都要进行低碳的投资,以及适应性的基础设施和建筑的投资,否则的话只能满足一方面的要求,可能没有办法满足其他方面的要求,所以我看到这种适应性也是未来需要讨论的问题,在未来几年希望大家能够想想这个问题,比如说低碳如何跟适应性结合起来。

  这就是我的一些看法和观点,关于今天讨论的一些想法,我觉得今天的讨论非常有成效,在未来的几年当中,我们可以让更多的城市参与进来,而且能够延长讨论的时间,这样的话可以更多的分享经验。同时我也想建议我们的市长论坛可以进行政策的交流,并且还可以在技术层面进行交流,非常感谢!

  潘家华:谢谢Konrad Otto-Zimmermann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下午我们分两个时段,有12位城市的市长和代表交流了生态低碳城市建设的成功经验,我们又开展了低碳城市建设的交流和讨论,应该说低碳生态城市的建设不是不可及的,我们在努力,成效很卓著,但是任务仍然很艰巨,中国的城市、欧美的城市、全世界的城市都在行动,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如果城市都低碳了、生态了,那么全球的可持续发展也就会实现了。

  我们今天的市长论坛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在此我代表这次论坛的主办方向各位市长以及市长代表,以及各位领导、嘉宾和与会的参与者表示衷心的感谢!